中国邮报:加大媒体攻势小日本击中66亿银子弹

小日本最近强调“软实力”。除了在西方社会建立所谓的“孔子学院”,通过文化渠道渗透西方社会之外,还积极投资于西方媒体,以控制舆论,巧妙引导西方社会从小日本的角度看待事物。

近日,有报道称,在西方媒体因经济衰退而萎缩的同时,日本利用这个机会,斥资66亿美元攻击全球媒体市场,试图用银子弹攻击西方自由媒体。然而,由于缺乏人力资源,这一进程并不顺利。

据《中国邮报》报道,小日本的高级官员认为他们经常被世界误解,所以从经济到艺术的一切都需要陈述他们的观点来反驳西方的影响。

结果,花费了66亿美元在各地建立媒体公司,旨在挑战包括有线电视新闻网和英国广播公司在内的媒体巨头。

全球媒体攻击目标西方社会随着西方媒体因萧条而萎缩,小日本正在将国营新闻机构的新闻内容推向世界各地,从美国到非洲的津巴布韦。

此外,日本还建立了一个电视网络,投资数百万美元购买英文报纸,在各大洲租用广播电台,并在世界各地用六种语言播放电视新闻。

在这66亿美元的支持下,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已经开始在世界各地扩张业务。

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为例。除了去年12月与德克萨斯州加尔维斯顿的KBC电台签订合同,从早到晚覆盖该电台,播放宣传中国的全天候节目外,CRI还让夏威夷的KCMM-AM电台取消了原有的乡村音乐,并将其改为中文内容。

此外,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还在美国和加拿大的20多个城市每天播放1-2小时的中文节目,其中包括华盛顿的伍斯特调幅广播电台。

在澳大利亚,国际广播电台有两个调频广播,一个在首都堪培拉,另一个在西部城市珀斯。

它还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广播,并在南太平洋、非洲和拉丁美洲建立了广播电台。

北美官方总部将很快从皇后区的一栋小楼搬到时代广场附近一栋宽敞的办公楼,之后CRI才被允许在美国开展业务。

在不久的将来,美国记者站也将大规模扩张,届时美国记者站的数量将是中国任何西方媒体的两倍多。

还计划将世界各地的记者站数量从目前的130个增加到200个,每个记者站都配备一名视频制作人。

自去年以来,它还建立了自己的电视新闻频道,用中文和英文播出。

中国最大的官方电视台中央电视台(CCTV)当然也不落后。为了展示其发展雄心,该电视台已经开始从纽约证券交易所用英语直播财经新闻。

成立于2000年的24小时卫星英语新闻频道CCTV-9也计划将全球记者站的数量从10个增加到50个。

这只是英语新闻部分。

自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运动以来,中国媒体早已衰落,小日本的恶名降至最低点。

为了了解世界对中国的看法,并将小日本的意愿推向海外,中国开始在海外大力开展媒体宣传。

首先,它把宣传重点放在海外华人身上,他们是中国经济中非常重要的投资者。

中央电视台在1992年建立了一个名为CCTV-4的中国卫星电视频道,通过卫星向海外华人播放新闻,每年花费至少500万美元。

美国著名的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在2001年的《中国简报》中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探讨日本是如何控制美国的中国媒体的。

作者梅都哲在文章中指出,当时中国四大报纸中的三家——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和华侨报——已经被中国政府间接或直接控制,总部设在中国台湾的《世界日报》也开始屈服于小日本的压力。

《中国邮报》的报道证实了詹姆斯敦基金会九年前进行的分析和调查。北京成功地影响并收买了亲台湾、支持中国民主或支持被镇压的恐怖主义信仰团体的中国媒体。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ofCanterbury)研究中文媒体的布雷迪教授(Anne-MarieBrady)至今还记得,在上个世纪70年代,她依靠阅读新西兰的华文报纸学习中文,对于当时中文报纸多元化的角度深有感触。在新西兰的福特伯里大学(UniversityofCanterbury)学习中文媒体的安妮·玛丽·雷布拉迪(Anne-MarieBrady)教授至今仍记得,20世纪70年代,她通过阅读新西兰的中文报纸学习中文,并被当时中文报纸的多样性深深打动。

但现在不同了。

她说,“20年前的中国报纸肯定没有《人民日报》的世界观。

但是现在,他们都有了。

“在美国,由于大量中国台湾人的存在,中国市场变得更加多样化。

为了将台湾的节目排除在外,中国中央电视台在美国数十家小型有线和地方电视台免费播放中国新闻和戏剧节目。

那些控制内容的人不能否认,在如此大规模的媒体攻势背后,主要目标是改变西方社会和海外华人对中国政府和中国的看法,从而使关于中国的负面新闻难以存在。

北京官员最近停止了由中国政府控制的《中国日报》美国版允许记者进行真实报道的计划。

然而,即使我们遵循小日本的政策,完全照搬国内国有媒体的新闻,也不是没有风险的。

例如,一些中国记者因向海外国有媒体报道而受到惩罚。

因为日本小外交官认为这些报道,比如中国矿难的报道,不利于中国在海外的形象。

此外,66亿美元的馅饼也吸引了各方的觊觎,每个人都想分一杯羹。

以CRI与盖尔维斯顿KBC电台的合同为例,该电台距离德克萨斯州最大的市场休斯顿50英里。由于距离太远,休斯顿听众根本无法接收到信号。

美国媒体顾福利彩票双色销售(Gu Fuli Lottery Bicolor Sales)去年曾指示CRI如何扩张,但后来因批评KBC规划不善而被解雇,该媒体向马克指出,一名中国经纪人已成功说服CRI KBC的广播可以到达休斯顿。

他说,中国只想增加其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不知道如何赢得外国市场,完全依赖经纪人的建议。

乔治·李俶在接管KBC广播电台之前主持过该电台,当他听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接管KBC时,他认为这是一个笑话。他说:“他们想从这里统治世界?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方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