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香港穷人继续增加社会愤怒的来源

2017年11月20日,FTU的麦美娟(Mai Meijuan)认为,年轻人缺乏上层阶级的机会,社会不满情绪加剧。

(林国丽照片)2017年11月20日,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指出,政府并没有关注老年人福利政策。

享有国际金融中心美誉的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贫困状况持续恶化。政府公布了最新数据。去年,中国香港的贫困人口达到135万,即中国五分之一的香港人是穷人。贫困劳动人口接近45万,其中28,000多人拥有大学学位。

委员批评政府的扶贫政策有错误,高学历青年的工作贫困增加了社会不满。

政府指出,上届政府大幅增加了福利支出,但很难继续增加。

(林国丽报道)周一(20日)上午,劳动和福利局局长罗广智参加了一个电台节目,解释中国香港贫困人口的增加。他指出,上届政府增加了70%的福利支出,反映了政府对减贫的承诺,但承认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罗致光议员说:过去5年,政府的福利开支增加了71%,反映了福利开支最明显的增幅。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因为如果你看看过去五年71%的增长率,很难继续增长。当然,你说我们在过去的五年里恢复了一点,但是我们似乎还有很多要赶上。

罗广智还解释说,贫困线只计算收入。随着整个社会的老龄化,有资产但没有收入的老年人被定义为穷人,这就是贫困人口增加的原因。

贫困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是老年人,三分之一的老年人是穷人。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些数字反映出政府对老年人的福利政策没有得到重视,有资产、没有收入的老年人长期以来没有政府的支持。

胡志伟说:如果基尼系数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如果这个问题是针对老年人的,系统要求他们没有钱进入政府的支持网络。如果你的资产较少,这可能是最糟糕的群体。我们不应要求老人在年老时加入政府的支援系统,这是完全不合理的。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工作贫困问题。根据这份报告,去年中国香港有28,300人。其中,17000人拥有大学学位,比2012年的9300人增加了80%。

工会联合会成员麦美娟在接受该电视台采访时说,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缺乏向上流动空增加了社会不满。

美娟说︰如果大家想想,我自己20多年前大学毕业,我当时的人工我第一个月人工,是10500元,现在我家人早两年大学毕业到银行工作,人工是12000多元,即是20多年,大学毕业生工资增长很少,但他们的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大得多,如何努力都很难向上流,所以社会很大怨气。麦美娟说:如果你想想,我20多年前就大学毕业了。我第一个月的劳动是10,500元。两年前,我的家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银行工作。劳动力成本超过12000元,即20多年。大学毕业生的加薪幅度很小,但他们的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要大得多。他们很难努力工作,所以社会很生气。

理工大学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建华告诉台湾,中国香港贫困人口的增加始于20世纪90年代。加上经济转型和人口老龄化,问题更加严重,涉及经济结构问题。然而,政府没有表现出任何态度的改变,引起公众,特别是年轻人的不满,这已成为社会不稳定的一个因素。

钟建华说:你不能说政府什么都没做,但做了之后很难抵消贫困人口的增长。这是最大的问题。中国香港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怨恨和敌意,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不能解决许多人的困难生活条件。加上整个系统给人的印象,它对既得利益集团和资本家非常有偏见。当然,我不会说中国香港的年轻人是贫穷和邪恶的,但我认为政府或多或少无法扭转贫富差距。整个系统似乎对一些资产有益。

中国香港政府上周五宣布了最新的贫困状况。去年有135.2万人。根据政府政策,收入低于指定贫困线的人被视为穷人。五分之一的中国香港人是穷人,比2015年增加了7000人。即使在计算了政府的固定现金福利政策、综合社会保障援助(CSSA)水果补助金和工作家庭津贴之后,仍有996,000人贫困。

2013年,中国香港政府将贫困线设定为家庭收入中位数的一半。去年,一人家庭的贫困线是4000元,两人家庭是9000元,四人家庭是18500元。

发表评论